返回首页
联系客服
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 >
热点新闻 更多>>
经典案例 更多>>

学术日照间距约束、人口密度与中国城市增长

2023-11-14 21:06

其一,以人口密度、经济体量和环境容 量为基准•,通过富有弹性和具有战略前瞻性的规划避免城市空间的不合理扩张和土地资源的浪费。放松对城市土地用途和密度的行政管制,更多地通过价格手段和监管工具提高城市土地利用的集约水平和空间结构的紧凑程度,培育近距离的可达性和交互行为,减少市区的碎片化,使建成区面积与人口规模和经济体量 相匹配。同时=,在新增建设用地指标的分配方面应避免向西部地区和中小城市过度倾斜,促进人口和资源向中心城市集聚,抑制城市的 低密度开发和无效率蔓延。

已有文献着重讨论了城市密度与生产率及经济增长的关系☆,但却 忽视了什么决定了密度。一方面,密度内生于经济✢增长。随着土地价格的上涨,开发商✮会权衡土地和资✶本成本,建造较高的建 筑,提升了城市的容积率和人口密度。另一方面◆●,密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理环境和城市规划政策,这两个因素提供了城市密度变动的外生来源。与发达国家人口自发集聚的城市化模式相比▲,中国的城市化 进程具有明显的政府主导特征。我国作为极少数严格执行日照间距标准的国家,城市规划政策对城市空间结构、密度 和✮增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国的日照间距标准主要取决于地理纬度。高纬度城市冬天太 阳高度角小,冬至日正午影长⛤率南北方相差达3倍至4倍。由于需要满足冬 季最✣低日照时数的刚性要求,北方城市建筑 间距较大●▽,建筑与道路✸红线有较大的后退,与南方城 市相比同等人口规模的城市占用的建 成区面积大幅增加,使居住区向城市边缘挤压,延长了城市道路和市政管线,加剧*了✮职住分✸离,形成钟摆式的交通高峰•,也增大了单位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那么,这种缺 乏弹性的日照间✺ 距标准是否抑制了北✯方城市人口密度的提升,进而成为城市✬增长的政策性障碍?如何通过相对外生的地理因素和城市规划政策缓解内生性问题,识别集聚经济⛦的动✫态外部性?现有文献缺乏对这些问题的讨论▼。

我社再次声明△…,凡盗用我刊图片、刊号、主办单位等重要信息并欺骗作者谋求利益者,将追究盗用者的违法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中,下标i✶代表城市●▽,y是本文的被解释变量▼□。lndens表示城市建成区人口密度的对数值,X为其他解释变量集合。考虑到人口密度等因素对城市增长的影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为了更好⁑地解释其经济含义,缓解反向因果✪关系导致的内生性问题▽,并结合数据可 得性将所有解释变量滞后3年至4年▷▪。

摘要:本文引入建筑日照间 距约束视角,基于中国632个县级及以上城市数据探讨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建筑日照间距政策引起的人口密度外生变化▲,并在此基础上估计了建成区人口密度对城市增长的影响●■。研究发现较高的地理纬度和旨在保证有效日照时间的城市规划政策显著降低了北方城市的人口密度,进而抑制了城市经济增长和人口规模的扩张。这一结果在使用了夜光数据反映城市增长后仍然是高度稳健✴的▪。本研究评估了地理因素 和规划政策对城市发展的影响,为理解我国城市空间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南北差异提供了新的✸视角。

自Ciccone an d Hall(1996)以来,密度已经成为经济集聚程度的主要度量指标,它不仅反映城市空间结✯构和经济社会特征,而且是城市规划及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据。近年来■•,在我国人口和经济增长趋缓的大背景下,城市扩张却高歌猛进▽,导致人口增长低✳于建成☆区土地面积的增长▷,仅在“五普”和“六普”之间我国城市人口密⁕度下降✢幅度就超过25%◇●。进入21世纪以 来▷,中国大城市人口增长较中小城市更为迅速,但在国际比较中,人口在200万以上的大城市✪密度仍然偏低□◆,人口超过千万的核心城市人口密度低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同类城市,如果广州、深圳与✮ 首尔的密度一致★,那么分 别 可以再容纳420万人和530万人。这种低密度发展模式可能会降低生活舒适度和便 利性,增大通勤成本,加剧土地的粗放利 ✪用◇,危害国 家 生态和粮食安全▼★。事实上★,在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中,我国很 ★多城市,尤其是东部沿海城市⁕建设用✮地指标紧缺▽○,用地难以为继,成为城⁎市增长的 主要障碍。因此,密度越 来越成为政策制定者关注✶的焦点,识别密度对城市增长的影响对于合理制定城市规划政策,推进城市体系的协调与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本文基于中国独特的日照间距政策缓解潜在的✣内生性问题。研究发现较高的地理纬度和旨在保证建筑日照间距的城市规划标准显著降低了北方城市建成区的人口密度,进而对城市 增长产生不利影响。本文的主要贡献体现在:第一,引入建筑日照间距约束的视 角•,首次探讨我国城市空间结构的南北差异及其深层次原因,并借助严谨的计量分析估计相对外生的地理环境和日照间距标准对建成区人口密度的影响▪◁,评估城市规划的政策效应。第二◆▪,通过寻求集聚程度差异的外生来源◆,识别建成区人口密度对城市增长的影响■,为集聚动态效应的存在性提供了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验证据▪。

其二•,适度放松对北方城市严格的建筑日照间距标准和控制性条款,在建筑 高度、土地使用控制 和日照间距控制方面引入更多的灵活性。合理布置街区和组团,使建筑物在冬天获得充足的阳光,并在夏天获得足够的阴影=。借鉴国际惯例,重新设定容积率标准◆◁,缩短建筑后退红 线距离☆,通过增加垂直 高度,运用密度管理等手段对新城区进行细密开发,弱化功能分区,将居住、工作、游憩✦等功能✰集中▲□,促进功能混合和产城融合,实现人口和就业岗位的空间同步定位,减少交通和通勤需求▽▼,最大限度地发挥城市集聚效应。

其三,各级政府通过增加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供给提升核心城 市的舒适度和人口承载能 力○,协调好建成区人口密度、基础设施和土 地利用之间的关系。将高密度开发活动集中于主要交通走廊的沿线地带,优化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的空间 分布▷,提高城市内部 的连接,实现清洁、有效和更 经济的交✥通方式。同时,避免核心区人⁂ ⁕口密度过高,超过基础设施的限度,确保高密度带来的收益不被拥挤效应和环境成本所抵消。

生产率和经济增长幅度在大城市和高密度区域更高,这一事实最早引起了亚当·斯密和马歇尔的关注,并被这一主题的现代经✰验文献所确认▼。然而,高密度城市较快的增长可能来源于人口密度产⛥生的集聚经济,也可能来源于企业选择效应、人才归类效应和自然优势。在经验研究方面◁,一个基本的挑战是通过寻找密度的外生变异来源从而将集聚经济从城市本身的区位优势、企业选择效应和人才归类效 应中分✮离出来□○。

既有文献集中于讨论城市密度与工资、生产 率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而较少关注什么决定密度。密度不仅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还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地理因素和城市规划政策。考虑到城市人口密度潜在的内生性问题◆,本文基于县级及以上城市数据和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建筑日照间距标准-•,通过引入地理纬度作为工具 变量,检验了人口密度对于城市增长的影响,探讨了我国城市空间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南⛤北差异及其深层次原因。结果表明:首先△★,较高的地理 纬度和旨在保证建筑有✴效日照时间的城市规划 政策显著降低了北方城市的人口密度。其次△,建成区人口密度对于城市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说明忽视城市地理位置差异、缺乏弹性的建筑日照间距标准及容积率限制可能会成为城市增✭长的政策性障碍。这一结论在使用了夜光数据替代实际GDP后仍然稳健•▼。本文结果✫意味着目前国内多数城市仍然存在集聚经济…=,高密度带来的生产外部性和居住外✴部性对于当前城市增长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我国资源环境瓶颈制约日益严峻,依赖土地资源粗放利 用推动的快速城镇化模式难以⁑持续▷,未来的城市化道路需要紧凑的空间结构,这需要进一步改善基础设施,提升城市规划和管理能力★☆。本文结论的政策含义包括: